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密室之王卡尔

发布日期:2019-10-15 03:34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内容简介:阴森的鬼魅传说、囚犯们血泪斑斑的故事像挥之不去的巨大阴影笼照着废弃百年的查特罕监狱,这里最早以前是处死女巫的绞刑场,监狱建成后残酷的管理手段让此处彷如炼狱。而历代担任典狱长并拥有此处大批地产的史塔伯斯家族也自此厄运连连,传言史塔伯斯家继承人注定要断颈而亡。这个谣言在这一代史塔伯斯家主人身上再度应验。吓坏了的史塔伯斯家长子勉强遵照遗嘱,到查特罕监狱守夜接受试炼,众人也决定在外面监看避免意外发生,然而……厄运又降临了吗?靠着菲尔博士的明察秋毫,隐藏在这一切谣言传说背后的邪恶阴谋才得以逐步揭开。

  内容简介:历史悠久的格鲁司特郡庄园豪宅里,鬼魅幢幢,传说中的捣蛋鬼再次现身,扰人心绪。无独有偶的,来此做客的主教也一反平日稳重形象,从楼梯扶手上溜下来跌坐在仕女脚上、粗鲁地抓扯女佣的头发……

  风雨来袭的暗夜里,租住在庄园招待所的老学究一枪毙命,似笑非笑的脸庞侧俯在书桌上,指尖抓着一张塔罗牌,牌面是水彩绘制的八枝剑。这是捣蛋鬼开过了头的玩笑?凶手故意遗留的玄机?还是老学究临死前企图透露的讯息?一场智慧巧斗即将上场!

  内容简介:去国二十五载的约翰.芳雷,在胞兄杜德利过世之后,成了芳雷家族唯一的爵位和财产继承人。当时年少轻狂的十五岁少年,如今回国已蜕变为行止严谨的四十岁绅士,并娶得青梅竹马的美娇娘。

  约翰坐拥芳雷宅园数年,尽管寡言不善社交,尽管村民对他不甚熟悉,但从未有人质疑他的身分。然而,一名来自美国的帕特里克.高尔先生在律师陪同下登门拜访,宣称他才是如假包换的约翰.芳雷。他滔滔述说二十五年前搭乘铁达尼号前往美国的往事,在船只沉没他获救之后的局面演变;最令人讶异的是,他对十五岁之前的小约翰一清二楚,连只有当事人才知情的秘密……

  约翰.芳雷?帕特里克.高尔?谁是真材实料?谁是冒名顶替?就在检验指纹真假立判的前一刻钟,约翰.芳雷俯溺在花园水塘中,难道他心虚羞愧自我了断吗?

  内容简介:密室诅咒?集体着魔?古堡幽灵挑动自杀意识,密室坠楼阴谋进行中!历史教授亚伦.坎贝尔某日接获来自苏格兰的消息,因亲戚安格斯.坎贝尔自席拉城堡塔顶坠落身亡,于是受邀前往参加家族会议。安格斯坠楼前三天才签下一份金额高达三千镑的保险契约,并附上自杀条款:「如果保险人自杀死亡,受益人将得不到任何保险金。」安格斯的死是自杀还是他杀?死者前一晚使用的卧房经调查后显示门锁并未遭到破坏,唯一的出入口是那扇离地六十呎、无法攀爬出入的高窗。这是一个几近密室的封闭空间,安格斯的死难道是传言在古堡出没的幽灵再起骚动所致?基甸.菲尔博士受好友柯林.坎贝尔,也就是安格斯的大弟,邀请至席拉城堡作客,并协助调查坠楼事件的真相。不信邪的柯林执意要重回塔楼现场过夜,以证明幽灵骚动纯属乡野传说。当菲尔博士推理出安格斯的死因时,塔楼下方地面正躺着另一具躯体……

  内容简介:小心深夜里的致命耳语!开放的密室、诡妙的杀人手法密室之王约翰.狄克森.卡尔2006百年诞辰首推代表作荷渥一家是居住在法国一处小城郊区的英国人,夫妇俩非常溺爱独生子哈利,直到布鲁克.荷渥的新秘书费伊.瑟彤出现,一家三口原本平静的日子开始起了变化。哈利疯狂地爱上费伊,就在他们准备结婚之际,却传出费伊和人有染的流言,布鲁克决定要以二千镑的代价收买费伊,希望她能离开自己儿子。谈判当天,布鲁克却被人发现死在约定见面的塔楼上,背部留有致命的刀伤。诡异的是,根据案发现场状况,布鲁克是在不可能有人接近他的情况下被刺死的,凶手会是前往谈判的费伊吗?五、六年后,迈尔斯.汉蒙德和芭芭拉.摩尔在「谋杀俱乐部」的聚会中,听芮高德教授讲述这段悬而未决的往事,没想到在当天晚上,费伊.瑟彤这位红发女子再度现身。基甸.菲尔博士与芮高德教授急忙联袂前来寻觅芳踪,欲遏止新的悲剧发生,但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声震耳枪响……

  内容简介:特里太太店里的巧克力被人下了毒,一名孩童不幸丧生。愤怒的村人纷纷指控贝勒加宅第的玛乔莉.韦尔斯小姐是凶手,然而却苦无证据;警方虽然有所怀疑,也只能按兵不动。案情胶着了四个月之久,心疼外甥女清白受侮的富商马库斯.切斯尼决定自力救济。他策划了一出只有两名演员的短剧——他自己,还有一名全身包裹密实的神秘客——企图在戏中呈现下毒真凶如何在特里太太店里掩人耳目调换巧克力盒的手法。当戏落幕,神秘客后脑勺遭受重击不醒人事;几分钟后,在戏中吞下一颗绿胶囊的富商也中毒身亡。第二名受害者出现了,案发时身为观众的玛乔莉.韦尔斯小姐再度难逃众人质疑。这是一宗连续杀人案件吗?这是一宗处心积虑争夺大批遗产的家族内讧吗?聪明美丽的少女真是蛇蝎美人吗?谁能拨开这弥漫四个月不久的团团谜雾?

  内容简介:「他有办法看穿罪犯,让他们受尽犯罪后应得的恐惧与煎熬,然后再铁面无私地伸张正义。」英格兰的人民与执法人员对艾顿法官下了这段再适切不过的评语。当艾顿法官结束漫长的审讯时光,来到海滨小屋与好友基甸.菲尔博士共享午后时光之余,独生女康丝坦思带着未婚夫前来宣布订婚喜讯。但在